中国家族办公室向“优质寡头”倾斜自律专业垂直的团队将领跑

后疫情时代,产融结合将持续深化,产业间的并购、投资将迎来高潮,产业替代投资、疫情催生的新产业以及新的商业机会在此阶段得到发展。著名评论家沃勒斯坦教授曾说:“这是结束,这是开始”。通过此次疫情我们发现,产业伙伴之间其实有更多的联系,企业要更加关注产业伙伴和价值伙伴的共生关系。

2020年8月19-20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资本协办的“2020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上海隆重举行。投资机构、产业资本、家族办公室、地产基金、上市公司、独角兽企业、政府相关领导、行业专家等汇聚一堂,聚焦行业发展趋势、产业投资热点话题,共探新经济下的未来产业投资布局。

西藏大学美术系主任洛桑扎西介绍,丹巴绕旦教授30多年来已培养了500多名唐卡画师,他还是西藏大学艺术学院首位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为藏族美术专业建设奠定了理论基础。

中新社记者在现场看到,展示的唐卡中多为传统勉唐派风格,也有创新的现代医生题材,以及使用丙烯作为颜料的唐卡。

行业需自律合格且专业的家办团队

目前,家族办公室在一个成长期,在“拐点”阶段。这取决于宏观经济新旧动能转化。很多家族办公室客户是隐型冠军,没有上市的这些家族企业,它的选择是“实业+投资”,这时候会把家族办公室做成投资公司。这是第一个拐点。

目前,中国家族办公室行业还仅仅在发展初期,甚至可以说是萌芽阶段。无论家族需求方还是家族办公室这类市场供应方,都属于初期阶段。一方面,家族对于家族传承安排的思考、深度,以及需求需要启发,也需要提前规划。另一方面,市场供应方,大多来自于不同的职业背景,对家族办公室行业有不同的深入思考,在这样的初期碰撞和交流中,希望能够让这个行业变得越来越好,可以为家族服务发挥到专业价值。

最后,要有投资视野,一二级联动的视野等。

我们的初心是想做业内最有价值和最有爱心的家族办公室;我们的定位是做家族成长的“陪伴者”和家族核心利益的“守护者”。这种方式也得到了市场和客户的信任。成立五年,我们很多客户的黏度续约率在90%以上,还有很多客户提出签终身服务协议。

我们自己的观察是,为什么我们在做多家族办公室,我觉得未来肯定是个趋势,就是前面讲到的人才的稀缺,中国做资管这个行业本来就是很年轻的,很多家族从资产管理规模上来说不比一个基金,股权投资要小,但是他们在挖掘人才的方面,不论从机制上,从报酬上还是从职业发展上,是有非常明显的短板的。所以导致优秀的人才很难去一个单一的家族,给他们管理,除非这个家族的规模非常大。

但是这个当中有巨大的机会是在中间这个阶段,他们更多的会选择一个联合的家族办公室,这样一个方向。然后把这些,尤其是投资相关的事务外包出去。

陈昆才:曾经一位家族客户给我们做内部分享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时候会需要家族办公室?其实是(家族企业)老板“干不动了”和“干不懂了”,年龄大,不懂新的产业和新的投资,就需要一个家族办公室。

另外,人才的背后还有资源,比如投资资源。家族的需求是多元化和个性化的,家办的核心服务是金融资本管理,在这个基础上,资源不够就是一个短板。

既然是家族办公室,我们要服务客户多方面的需求。在非金融服务需求方面,我们打造了“家族资源平台”,以开放式的非金融领域的、家族所需要的专业资源为主,请外部的细分领域顶级专家和我们的团队共同来服务客户。这样的服务模式好处在于,客户的私密性得到保护,同时通过专业人才解决问题。

家族财富的守护者与陪伴者

这里有两种方式,可以自己经营或者委托别人来做,也有一些财富新贵自己构建家族办公室,尤其很多80、90后创业者,公司上市或者被并购后,自己组建了非常年轻的团队,这时候就需要差异化的合作。

第一,买手立场。以前可能是家族客户的对立面、交易方,如今要变成他的买手,与他站到一个立场。 第二,要做顶层架构。没有经过顶层架构设计的投资,其实相当于一场裸奔,或者是在鹅卵石上盖房子。有的客户赚钱能力很强,甚至比家办的投资能力还要强,但是赚钱并不一定能守护财富,要做好架构安排,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坚持长期主义,只有长期的合作和长期的陪伴才能走得长远。

具体到金融服务上,信托服务、私行服务或者单一家族办公室、多家族办公室,市场都会有不同的需求,服务特色也存在差异化。比如单一家族办公室会与各产业投资结合更紧密,但与创始人行业背景相关;而多家族办公室可能对整体投资平台搭建、资源整合等方面有更多需求。但整体而言,对于各类机构都是机会也都是挑战。

蒋航天:我们的初心是想用专业的科学投资方法,帮助家族更好的规划自己的投资。

就行业而言,家办需要具备更高的格局和视野,以及更精深和更宽泛的服务内容。管钱只是家办的一个方面,要站在家族整体未来发展和代际传承的角度,思考布局,护持家族成长。

家办行业的痛点主要在于:人才资源和管理视野

以下为演论坛内容精华,经融中财经整理:

从这一点出发,我们目前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新经济领域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模式主要是两种:一种是纯粹的投资咨询服务,以研究为驱动,提供一个投资团队外包服务,但是决策是客户自己做。第二种类型是直接做资产管理人,决策我们来做。

与国外相比,中国家办行业还需要本土化,要做好这件事还需要做到四点,总结为四个健康:

范晓曼:今天我们分成两部分探讨:第一部分,当前家族办公室整体发展状态什么样?家办的精准画像和服务特点是什么?第二部分,家族办公室与投资机构之间的化学效应在哪里?首先,请每位机构代表简单阐述下对目前中国家族办公室服务的理解。

第一个,对家族私密性的保护,虽然听起来简单,但是在实践过程中发现,信任是维护和服务一个家族的根本。私密性保护是最基本的。 第二个,以家族需求为本源。从市场角度看,设立一个多家族的办公室,完完全全从家族需求的角度搭建业务和服务模式,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陪伴和守护家族长久的走下去。 第三个,要具备担当家族托付的能力。当客户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以及诉求之后,有没有专业能力值得客户托付,这是很关键的。

目前,行业内专业的机构,包括投资端机构、客户管理端机构,都是从客户需求出发,从各类专业化服务角度在做着不同的探索。

现年21岁的旦增罗布是西藏大学美术教育学专业的学生,他说,和油画不同,唐卡需要近10年的学习和实践才能进行相对成熟的创作。“丹巴绕旦教授如今‘桃李满天下’,他对西藏传统文化坚守传承的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在“家族办公室专场”,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创始人范晓曼、阿拉丁家族办公室总裁柏瑞敏、歌斐资产合伙人陈昆才、中航信托家族信托事业部负责人姜燕、赤兔家族办公室联合创始人蒋航天、京华世家家族办公室联合创始人李群以及德裕世家家族办公室创始人张咏,就当前中国市场,家族办公室发展状况以及财富投资之道展开了热情讨论。

家族办公室必须雇佣专业的团队,这很重要。在这个基础之上,是搭建自己的团队还是选择外包团队,选择很重要。

姜燕:在中国,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是随着高净值客户人群的财富积累而新生出的专业板块,行业整体还处在发展初期,但潜力非常大。

第二个,代际传承拐点。很多时候,一代向二代传承,二代要么接班,要么专注做投资,都会出现对家族办公室的需求。

第一个,家庭的健康。什么是家庭的健康呢?对比一下家庭的不健康,比如最近比较火爆的“庆瑜年”——当当网李国庆和俞渝,家庭不健康的代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何解决呢?核心抓手就是家族办公室信托。

柏瑞敏:家族办公室对于家族而言,像一个陪伴者和守护者,陪伴和守护这个家族世代传承,繁衍昌盛,这是它整体的定位。

洛桑扎西用时三年创作的《吉祥天母》毕业作品成功入选此次展览,“我和哥哥都是教授的学生,他不但传授技艺,也教授理论及历史知识等,指导我们用绘画的形式进行更广泛的思考。”洛桑扎西说,如今西藏唐卡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他希望自己尽快能拥有一间唐卡画室,进行创作。(完)

张咏:总体来讲,家办行业现在处在一个方兴未艾、大有可为的发展时机。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储备和积累,整个行业会进入加速发展的态势。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时期。

在人才方面,太多家族企业自己做家办,大概每年换一个CIO。一般而言,海外家族办公室的CIO往往具备两个能力:第一个能力是资产管理,第二个是税务筹划,也可能是法律理念。人才缺乏的背后,其实反映的家族办公室的激励机制。

他补充说,1980年,丹巴绕旦成功开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益性传统绘画学校,面向社会免费招收学徒,此举开创了唐卡从家族传承走向社会传承的先河。“此次展览的作品,最早创作的时间为上世纪90年代初,最新的是今年的作品。”他说,这是藏族传统绘画艺术薪火相传的见证。

现在,我们从家族需求、家族目标出发,从顶层架构设计角度提供给家族两大类服务:家族金融服务和家族非金融服务。

范晓曼:家族办公室从2013年萌芽到现在,经历过特别多迭代和竞争。现在,家族办公室行业越来越向寡头聚拢,中级的越来越下沉,同时,家族自己也搭建上下游产业链背景下的多家族办公室力量。另外,金融机构也在加大增值服务能力。

家办行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很多痛点。这些痛点主要在于人才资源和管理视野。

概括来讲,家族的需求是很多元化和个性化的,目前正处在拐点期的家族企业会更加需要家族办公室。而家办行业面临的挑战主要在于人才资源和资产管理的视野。另外,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健康的家办生态。陪伴是需要持续的一件事情,我们都还在路上。

要做好陪伴者和守护者,需要遵循三个基本点:

今年初,中航信托联合瑞士银行、惠裕智库以及英国Top10智库机构,对全球家族办公室做了专业的分析报告。数据显示,现在家办行业发展非常快,可采取的数据样本,平均资产在65亿以上的有几十家家族,这些家族创始人50%都在55岁以上,超过40%都拥有上市集团公司。这批客户的财富需求,包括投资、保值、增值或者代际传承都呈现在市场上,要服务好这批客户就需要极高的专业要求。

李群:一个合格的家办要坚持三个定位:

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巨大机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也有两种需求:第一种,跟投资相关;第二种,跟非投资相关,包括信托结构、税务筹划。这些都应该专业的人做。

所以,未来,研究咨询类家办和投资型家办是两极分化的。很多小型家办,一开始,既做服务又做资产,做服务可能能找到资源,但在资产这件事上缺乏综合能力。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资产方向,专注在咨询领域。

家办的目标:第一是财富的代代相传;第二是企业的永续经营。家办是一个能量聚集的端口,除了自身需要很强的能量,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很重要的是要聚集更多外部流量和力量,包括渠道资源、同业资源等,更好的为家族服务,推动家族发展、守护家族的核心利益。